欢迎访问188金宝搏-官方网站!

24小时服务热线

15716276666

您现在所在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挣脱低小散 迈向中高端

发表时间:2019-04-08 12:57
 

  在强手如云的浙江县域经济体中,论工业总产值,杭州萧山区向来一马当先。然而近年来,萧山工业的结构之痛日渐明显:传统产业占比达七成,存在大量“低、小、散”企业,更有不少高污染、高能耗、产能过剩产业存在。

  痛定思痛,萧山人意识到:新常态下要继续领跑,除了做好都市经济的新文章,工业经济的转型升级也已经到了“生死之战”的关节点。发力中高端的转型升级组合拳今年以更大的力度展开—落后产能、过剩产能加快淘汰,低端产品加快向中高端产品发展,传统产业通过“两化”融合等加快转型升级……这是一场没有后路、迫在眉睫的工业突围战!这是一场企业与政府砥砺同行的深度转型之战!

  坚持必有收获。今年前11个月,萧山规模以上工业实现利润总额、新产品产值均比去年同期大幅增长。全省最新一轮工业强县(市、区)综合考评结果显示,在综合反映转型升级效果的质量效益指标中,萧山区得分已跃至全省首位。

  10月底,萧山最后一家高能耗回转窑水泥生产企业—航民上峰水泥正式关停。这是萧山大刀阔斧淘汰提升高能耗、高污染行业的一个缩影。

  “政府鼓励我们转型升级,我们自己也在探索。”航民集团董事长朱重庆介绍,今年以来,航民集团主动关停了萧山本地的水泥厂、纺丝厂、冶炼厂和外地一家橡胶企业。关停前,水泥厂已经连续两年每年亏损2000万元,其他几家也效益不佳。

  “过去,萧山很多企业贪大求全,一味追求产值、规模。现在这个时代过去了。该割掉的,就要忍痛割掉。”改革开放后带领航民村集体经济一路发展壮大的朱重庆颇多感慨。眼下,航民集团一方面关停工厂,整治提升印染、热电产业;一方面推进以黄金饰品加工、零售为核心的工业观光旅游。朱重庆透露,关停工厂腾出的土地也在物色更高端的产业项目。今年航民集团的产值预计达到135亿元,利润7亿元,税收4.8亿元,同比增长均超过10%。

  “萧山工业基础雄厚,只看产值规模的增长没有意义,关键还是产业结构的调整、质量效益的提升。”对航民集团的变化,萧山区发改局综合科科长徐汉军深有体会。在他看来,萧山企业家调整转型的紧迫感,已经前所未有的强烈。

  萧山适时抓住企业家的这种认识转变,加快构建倒逼机制,推动传统产业更快走向内涵式增长。印染、化工、铸造三大行业淘汰整治提升工作推进,今年截至11月,已关停企业233家、整治提升企业347家,共腾出用地2237亩、腾出用能超过12万吨标煤。 (下转第11版)

  (紧接第一版)通过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,萧山启动了亩产效益综合评价,对全区规上工业企业按照不同行业进行考核分类排位,并与财政扶持、税收减免、有序用电、项目审批、资源价格等挂钩,倒逼企业变粗放低效发展为高效集约发展。

  只有告别传统的“摊大饼”式的简单发展,专注质量效益,才有出路,才有生机。这种新的发展观正让萧山传统产业呈现出新的气象。

  化纤纺织是萧山三大主导产业之一,让这个产业抵御住最新一轮行业洗牌的,恰恰就是着力差别化发展、主动转型升级的骨干企业。

  创办自1989年、做大提花面料的兴达布业,在萧山算是家小企业,却是国内服装大提花面料生产企业的“老大”,年产面料1200万米。早在2008年,兴达布业就投入近3亿元“机器换人”,换上德国进口的一流纺织设备,将一线人,大大降低用工成本,提高了产品质量。公司还在法国、韩国建立设计工作室,让产品设计与国际潮流同步。

  “传统产业不是不可为,关键还在于要做得精,做得精也能做成百年老厂。”20年没装修办公室的兴达布业掌门人王顺富,对设备升级的投入却毫不犹豫。他正准备投入近亿元从国外引进能够生产新型编织面料的机器。据悉,这种面料售价每米可达15美元,而目前一般的提花面料售价每米不过十几元人民币。

  荣盛、恒逸等化纤巨头则不断向产业链上端延伸。目前荣盛已与兄弟企业一起,在大连、宁波和海南打造了3个PTA生产基地,年产能分别为550万吨、570万吨、250万吨,合计产能约占全国的35%。眼下,荣盛已形成集石化、聚酯、纺丝、加弹一体化的完整产业链条,规模优势领先、定价能力突出。

  不久前,浙江亚太机电开发的能量回馈式电动汽车制动项目(EABS),正式通过科技部验收。这一项目成果将在北汽、奇瑞、福田、上汽的多种新能源车型上进行装车试验,不仅填补了国内该项技术空白,还实现我国新能源汽车零部件关键技术的重大突破。

  “不仅是萧山,整个中国的制造业都在经历阵痛。萧山工业要继续领先,还是要靠创新,做中国创造。”年过七旬的亚太机电集团董事长黄来兴,聊起创新来体会格外多。最近6年来,亚太以平均每年1个亿的投入,加大技术研发力度。在其 “十三五”规划里,除了把原来的制动器做强做大外,还把电子辅助制动、汽车轻量化研发作为主攻方向。188金宝搏作为一家制动器制造企业,亚太机电从一个仿制国外制动泵的小厂开始,依靠自主创新成为中国汽车制动器制造行业的龙头企业。

  让创造成为企业发展的“新常态”,重塑发展理念的不仅是亚太。目前,萧山已经建立汽车及零部件、化纤纺织、装备制造三大产业创新联盟,推进16个产业共性项目加大研发及产业化,推动传统产业自主创新。萧山还出台完善了三大产业链发展的“实施意见”,每年安排3000万元专项资金,支持三大产业改造提升。

  一批定位中高端的新萧山制造由此诞生:杭州依维柯潜心研制的高端DCT双离合变速器产品,中国重汽集团杭州发动机新一代“M”发动机,杭齿前进、广汽吉奥等将3D打印技术与汽车零配件制造相结合,运用新材料、新技术实现传统产品高端化……

  萧山传统制造业企业还在向更广阔的生产性服务业领域延伸,创造出崭新的商业模式。

  从女装代工起家的汉帛国际,2002年开始做自主品牌,拥有自己的工厂和数百家门店的全国直营体系。电商大潮来袭,汉帛国际总裁高敏清晰地意识到,要转型必须紧紧抓住纯电商企业不具备的优势。“我们利用标准化的工厂和国际一流品牌的运营经验,从2010年开始做起了B2B平台,为淘宝上的淘品牌提供工厂、品牌运营方面的支持和培训,给国内外服装品牌做商业管理。近5年汉帛的年增长都超过20%。”

  高敏告诉记者,现在汉帛国际的定位已经重新定义—女装行业全供应链服务平台商。明年,汉帛服务淘品牌的B2B服务平台、积分换体验平台都将上线。

  创新带来新发展。今年前11个月,萧山规模以上工业实现利润总额176.68亿元,增长11.9%,增幅较去年同期提高9.3个百分点。截至11月底,该区规模以上工业新产品产值达1145.97亿元,同比增长18.8%,规上新产品产值率达到30.4%。

  车间,是观察制造业的最好窗口。在萧山采访,走进这里大大小小的企业车间,一派与传统制造业迥然不同的新场景也已然展开。

  热处理淬火、车加工、磨加工到钻孔……在浙江兆丰机电股份有限公司的第三厂区,第三代汽车轮毂轴承单元的生产全流程已实现全自动。兆丰机电董事长孔爱祥告诉我们,这就是兆丰历时2年精心打造的首条无人操作全自动生产线名工人,但这条生产线把仓储人员算在内,还不到50人,出力的都是机器人,每年节省1000万元劳动力投入。这条线做一套第三代汽车轮毂轴承单元的生产节拍只要18秒,换作以前,起码要10分钟。”孔爱祥说。

  可贵的是,首条无人操作全自动生产线的“大脑”,是兆丰创造。这条生产线,只采购了进口标准工业设备,由兆丰机电研究院研发系统集成。本来一条这样的生产线万元,并组建了具有兆丰特色的个性化定制生产线。

  孔爱祥的野心,不止一条自动化生产线,他的目标是世界一流的智能工厂。“明年我们还要继续做工厂物联网,车间工人只要用一个PAD,就能操作、监控生产线了。”孔爱祥说。

  接下来,孔爱祥还打算成立一个信息技术公司,把兆丰机电做机器换人所积累的一些技术经验,在行业中进行推广。今年,兆丰机电的销售额有望达到4亿元,实现30%以上的增长。正在筹备中的兆丰机电“国千”人才研究院,已经吸引了8名“国千”人才和2名院士入驻。

  作为我省工业化信息化深度融合的试点,萧山的工业企业正开辟出萧山特色的工业4.0时代。

  在化纤产能约660万吨、占全国总产值18.5%的萧山,盛元化纤是该区行业规模排名前三的企业。“近几年,化纤业重新洗牌,市场供大于求,但我们没有减产。因为我们的技术、产品一直在转型升级,车间自动化水平不断提升。”盛元化纤副总经理周先何说。去年,盛元投入2个亿“机器换人”,省了40%的工人,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;新开发的扁平横截面纱线稳稳占据了高端纱线市场,利用新技术不断为客户定制个性化产品,让客户粘度较高。

  据悉,萧山还对列入杭州首批“机器换人”项目实施计划的100个“机器换人”项目实施形象进度跟踪。100个项目年底前计划完成投资60多亿元。萧山提出,到2017年,基本实现重点领域网络化、智能化产品全覆盖,规上工业企业“机器换人”全覆盖,规上工业企业营销网络化全覆盖,高能耗、高污染企业物联网、机联网制造模式全覆盖。